有序紊流

=允夏/Teiriti

头像by及川

请见置顶XD

【白玊x肖晏】二人旅行

*给亲妈产的粮 @飛絮 (然而没有找到花老师的lof) 她们太好了呜呜呜
*底层文手来表达对日安和白总真挚的爱(?) 祝贺日安gg第二位出道!!!白白也超棒的!
*时间设定/公布完出道排名不久后。短篇一发完,字数1.9k+

-

“那是只属于她们两人的旅途。
不管以什么方式,她们都会一起走完。”

“而这仅仅只是开始。”

-

白玊独自一人站着。此处没有其他任何事物,听不到任何声响或是杂音,甚至感觉不到空气在流动,时间也如同静止停滞一般。

没错——是完完全全的空白。

倒也不觉离奇,反而只是站立在原地无动于衷——仿佛是知道在某一时刻这里定会发生什么改变。

不知是直觉还是预言,又或是其他什么,总而言之,她就是有这样的预感。

于是在下一秒,空白之中突然出现了一抹颜色——鎏金混杂着橙红如同太阳光线使人无法忽略不视。整个像似平面的白色世界瞬间立体起来,声音、景物…一切都从那来历不明的光源扩散。在最后的最后,对立面不远处的人影也开始变得清晰,逐渐被色彩勾勒出轮廓——是便是那抹金橙色的起源。

太过于耀眼了。
白玊不由闭上了眼睛。


机舱内充满了因冷气而干燥起来的空气,穿过云层时少许气流导致飞机稍有颠簸,这使得方才睁开眼的白玊清醒起来。周围一片寂静,只剩下空调冷气发出轻微的运作声响。

被长时间倚靠着的右肩传来稍许酸痛,白玊侧头发现那人正是肖晏——当然的,在商务舱宽敞的二人座中,在自己旁边不是她又还能有谁?

或许是出于本能想给酸胀肩膀稍作放松,随后白玊便见到了肖晏的睫毛貌似微颤了一下,等她意识到什么后突然低声说到。

“啊、抱歉。吵醒你了?”

不知道是音量真的太小太小,还是肖晏睡得太死以至于完全与外边世界隔离,半晌过后白玊并没有得到任何答复,报之回答则是旁人的呼吸声——此刻只属于她的、也只有她能一清二楚地听见的。

…呼,还好。
原来没醒。

像是突然有什么重要事情放下了一样,白玊松了一口气。随后她环顾四周,大概是因为时间较早的关系,机舱内仍没有亮起任何一盏灯,只有走廊地板上的照明散发出微弱的光。

白玊打开了临近座位的遮光板,只见窗外天空红橙交错已不再是湛蓝无际,变幻莫测混杂出各种不同颜色——这让她想起了最后一次的公演舞台,以及那人绚丽夺目的姿态与样子。

太过耀眼,无法忽视。

就在沉浸于回想之际,肩头突然一松,随后传来的是那人的哈欠声与问安。

“早——你起得好早呀。”

“早安。”
为了解除暂时性的酸痛,白玊活动活动了肩膀,最后也不忘对人笑道。

像是突然察觉到什么,肖晏突然惊呼一声。
“啊抱歉抱歉!一不小心就靠着睡着了!!”

“…没事的。”

白玊自己反是被这突如其来了表现惊了一下,等再次回过神来噗笑出声——即使这次声音也很小但仍被肖晏听见了。

“那要不我给白大小姐揉揉肩吧?”
只见那人略带有些歉意地笑着,白玊无奈轻叹一口气。

算了算了,反正都习惯了。


等抵达时当地时间已是晚上八九点,大抵是因为一直在机上没运动的缘故,只是随便吃了点东西作为晚餐——因为并无太大食欲,比起这个她们更会愿意先到酒店稍作休息。毕竟在乘坐了长十余小时的航班后,在下飞机后谁都会想先冲个干净的澡以消除疲劳。

出机场、入住、整理行李…在完成这些零碎无章的事务后小憩一会儿,再抬腕看表才发觉已是深夜十一点。

虽然早就与对方道了晚安,但这并不代表着肖晏自己也将会马上入睡。

抱着出去放松一下或许会更有助于睡眠的想法,肖晏轻声无响下了床径直走向阳台。悄悄推开玻璃门窗走出去,低鄂将双手随意搁在栏杆扶手上漫无目的地扫视夜景。光斑在黑寂中闪烁,灯火流动。太安静了,以至于能听清耳边剩下晚风拂过的声音。

“…怎么了?睡不着吗?在想什么。”
清脆声线入耳撩起思绪,肖晏侧首抬眸,入眼即是熟悉面孔。

“啊…也没什么啦。大概是对没能一起出道而感到有些遗憾吧。”
肖晏挥手以示并无大碍,使得自己语气听上去更为轻松的同时随意编了一个借口。直到言尽话音已落她自己才意识到,这不是什么“借口”,也绝非谎言——而是发自内心的真话与心结。

这才是所谓“原罪”。不管是失眠,还是感到些许不安,这才是真正的原因。

太过在意了。
不。是无法不在意。

短暂的缄默使得气氛骤然凝固,难堪正沿四周空气扩散开来。持续片刻之后白玊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仿佛十分重要的事,清了清嗓子后正色道。

“啊对了,差点忘了。”
“让我们恭喜,肖晏练习生第二位出道。”
“不管我有没有站在你旁边,但我一直都在。相信你自己,以后的路一定会更加精彩。”
如同在举行一个庄重而严肃的仪式般,白玊郑重地说道。

肖晏知道她不是在开玩笑。那种认真得像立下誓言一样的神色,绝对不会是虚假的——这点她敢百分之百保证。

就在这时眼睛霎时间湿润了,鼻子不争气地开始发酸。为了守住最后的面子,肖晏对着白玊笑了,而就在她眯瞳朝人眨眼的那一瞬间,温热的液体划过侧脸颊。

“那也请白大小姐一直看着我吧——”

在白玊眼中,那笑颜是无非是世界上最为珍贵的财宝,是世界的中心与光源。

她想起了之前那个奇怪梦。
她突然意识到,从她出现在她的视线的那一刻起,自己的世界便开始被染上了温度与颜色。

“当然。”
白玊勾起唇角朝人走去并给予了拥抱。

眼波流转,目光于此交汇。

肖晏觉得那大抵是白玊到目前为止所露出的最温柔的笑容了。

Fin.

-

FT:
我爱她们——
如果有人喜欢以后估计还会产这对的粮!!!甜度保证!!良心厂家不发刀!
所以这对cp到底叫什么啊——
要不直接按亲妈的叫盐酥好了!!

置顶

你好呀,我是允夏。常用名还有Teiriti

懒癌晚期患者。

扩列请小窗——

想成为文手,被懒惰/文笔/游戏等限制了动笔的手(不是)


唠嗑weibo@允夏夏夏


-


以下是常驻 (大概) ——


凹凸// 雷安/安雷可逆不拆,更倾向于安雷安无差。拆cp是天雷!!


崩坏3// 十分杂食。基本都吃——


创造55// 最最最喜欢的是日安!!盐酥 is Rio!!


-


所有文字禁止转载出lof。

所有文基本上隔段时间就会稍作修改。

拒绝ky。

最后谢谢你能够喜欢我的文字。wink

「我们的事业将默默地,但是永恒发挥作用地存在下去;
而面对我们的骨灰,高尚的人们将撒下热泪。」

Stories never end.